秦腔大家全巧民悼念演出引发的一场冲突背后

发稿时间:2019-11-14 15:42:22 来源:匿名

2019年10月11日下午22: 08,强秦表演艺术家全乔民因病去世。

12日上午,我震惊地在网上看到了全乔民教授去世的消息。与此同时,我也看到,12日,易俗社二楼排练厅设立了纪念馆,供各界人士表示哀悼。12日下午7点将在易俗社小剧院举行纪念演出。

我认为有些奇怪的是,许多秦代艺术家,如陈妙华、肖玉玲、云韩综、王志华等。多年来一直在室外哀悼他们的死亡。为什么全巧敏小姐的追悼会只在室内剧院举行?虽然我心中有一点困惑,但我还是打算去现场纪念和悼念这位我爱的艺术家。

12日,尽管是星期六,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因为国庆假期不得不加班。下午5点下班后,我乘出租车去钟楼,下午6点前到达剧院外面。那时,剧院外排着长队,所有的人都是来参加纪念演出为老师送行的观众。

只有在询问了人们之后,我才知道晚上的追悼会必须排队等候门票入场。前线似乎超过了100分,我有点担心能否买到票。过了一会儿,团队互相传递信息。这次演出将有200多张发票。根据这个号码,我排队买票应该没问题。

▲下午有秩序地排队

排队听周围的人聊天,原来很多人从网上读到易俗社发布的新闻,他们来自高陵、蓝田、临潼、周至、咸阳和渭南。一些人下午3点在剧院外排队。

大约6: 30,一群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人一层一层地挤在剧院的铁栅栏前,看着栅栏的另一边,我们这些正常的排队者非常焦虑,担心他们会随便进去拿票,影响后面的观众。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这条100米长的队伍里没有保安来维持秩序和引导观众排队。陕西观众什么时候这么自觉地排队了?多么意外。除此之外,没有关于这个纪念会议剧院人数的介绍。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到了,如何开发票,他们能否买到票,每个人都得排队等候。

将近7点钟时,发票负责人迟到了。这时,剧院的入口已经分成了三股力量。除了原有围栏左侧的正常线路外,右侧增加了一条新线路,入口处仍有几层人紧紧挤在一起。

发票人有麻烦了。门票一售出,现场就一片混乱。人们挤在彼此前面,互相争吵。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为发票人的不公平而争吵。他们以为他们来得早,排队排得好。结果,票被后来的人接受了。收到发票的人也被噪音激怒了,声音越来越大,指责观众行为不检。

▲抓票和入场混淆

不一会儿,几张发票的负责人每人拿了一把票,一些人拿出一叠票,悄悄地把票寄给了人们,一些人试图按照团队的命令去做,一些人不知道把票寄给谁,还把几张票撒到了空中。收到票的人非常恼火。观众没有购买它们,并指责它们滥用...许多人直接责备了发票人。看到人群很愤怒,发票人干脆关上剧院门,一群人藏了进去,只留下几个年老的保安在门口。

至少我也是秦腔的铁杆粉丝。我还参加了几场秦腔艺术家的哀悼会,但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观众非常生气,他们指着剧团的鼻子。

▲有票的观众不能进入

过了一会儿,一些人举起票,从人群中挤到前面。保安让他们进来了。然而,观众并不同意。大老远跑来排队的人没有票。后面的人是怎么拿到票的?场景再次失控,观众大声辱骂。这一次保安很凶猛。铁栅栏的门和侧门被直接锁上了。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那些有票的人把票拿出来是没用的。在此期间,剧院的领导曾表示道歉,但观众非常愤怒。他解释说观众不会买,领导也不能再进去了。

▲观众被锁在外面

这么多年来,我很少见到陕西人这么凶猛。

丧礼已经开始了。剧院大门紧闭,游行队伍混乱不堪。然而,外面的观众仍然多达200人。他们无意离开。他们仍然在剧院门口大喊大叫,希望能带领他们出去,让他们参加丧礼。他们不必坐下来站起来。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然而,它不起作用。在外面,剧院里可以听到微弱的秦腔声音。在外面,有些人偶尔会用快速的手观看现场直播。我以为事情到了这里,每个人都会看不到希望而散去,但我低估了陕西观众。

▲一个中年叔叔,不停地敲门。

▲中年阿姨被保安撕裂

一名中年男子在观众的怂恿和欢呼下,跳过侧栅,直接把手拍在剧院门上。据说门的里面顶上有一根木杆,或者像那样的木门会被拆掉。几分钟后,另两名中年和老年妇女突破栅栏前门的一条裂缝,挤进去。他们中的一个跑上前摇晃门,甚至用脚踢它。警卫看着它,冲出保安室和她争论。两人正要扭打。

当妇女和保安在争吵时,栅栏周围的观众仍在欢呼和叫喊。似乎冲进围栏的男男女女的行为“非常受欢迎”。不管他们在外面打得多狠,喊得多大声,剧院的门还是紧紧地关着。外面的观众仍然很坚持,不忍心离开。最后,人群中的一些人发出嘘声,震响了铁栅栏的大门。最后,锁被打破了。大门被震开了,许多观众冲了进来。他们都开枪、砸、推、踢剧院的门。我在现场目瞪口呆,爆炸力太强了。

▲人群闯入房子/角落的保安/警察到达现场

这种混乱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被警笛声打破了。结果保安报了警。一辆警车开到现场,一名中年警察走下车,叫现场协调。最后,剧院打开了外面的喇叭,外面的观众可以听到里面的表演。这件事几乎没有解决。

▲演出一小时后不愿离开的观众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所有老师的追悼会已经结束了。如果整个老师都有一种精神,看到这么多观众来悼念她应该是非常令人欣慰的,但这也是一种遗憾。从歌剧迷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反思这种“遗憾”的深层原因更合适。

仓促的安排

11日晚上,整个老师都在10点多去世了。几个小时后,第二天,易俗社在向公众宣布的那天举行了一次追悼会。第二天,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此时此刻,我们不得不说我们赶时间。

许多人直到12日早上才知道整个老师的死讯,并在晚上举行了追悼会。对演员和观众来说,这都是相当仓促和来不及准备的。如果有人在其他省份,他可能无法及时回来。

现场布置

根据过去的惯例,许多艺术家在外面设立看台,以方便观众参加追悼会。然而,这次不同了。所有教师的追悼会都在室内举行,地点在易俗社的一个小剧院,只能容纳200到300人。

组织者自己没有计算参加追悼会的人数?隔壁的易俗社大剧院可以容纳1000人。为什么不把它放在大剧院呢?把它放在一个小剧场里,仍然通知所有的粉丝和观众通过各种渠道和平台参加追悼会,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03人性化提示和指导

(1)在小剧场里,至少可以说明剧场里的座位数,提前通知观众,并提出相关建议,避免观众跑而无法进入。

(2)到现场排队购票,排队现场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指导如何排队和维持排队秩序,没有人告诉每个人的排队号码,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排到哪里。如果有些人知道排队可能没用,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他们?有一大群人盲目地等啊等,他们还是拿不到票,最终导致了混乱,甚至差点毁了国家文物(易俗社是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规则意识

既然外部发票开始使用,为什么排队的观众不能拿到票,而里面的人可以免费拿到票,不需要任何订单,这使得整个下午排队的观众都可以拿到票?

05“应用科学技术”思考

易俗社门口有一个滚动的电子屏幕,不时播放关于易俗社的介绍。这说明戏剧社有利用技术宣传的眼光,但仍然缺乏“应用技术”的思维。如果小剧场外有一个更大的电子屏幕,通常用于戏剧俱乐部和秦腔的推广和宣传,并且剧场内的现场表演可以在大型演出中实时播出,就可以避免这次的“野蛮”事件。

缺乏诚意

既然组织者邀请了观众来,他为什么不在粗暴地拒绝了很多观众之后道歉呢?

警察来打电话时,剧院说剧院里挤满了人,不能再进去了。那为什么有许多人不能进入剧院?这是剧院印制的票的数量有错吗?

以上六点是我对这一事件的总结。我希望这些声音能够传到易俗社或易俗社这样的组织。作为一个有百年历史的秦腔社会,易俗社曾经有着无与伦比的辉煌,但并不出色。

近年来,易俗社的地位发生了几次变化,他进行了制度创新和市场化改革。他已经完全完成了企业转型的工作,现在隶属于Xi安琴强戏剧有限公司,可以说,走市场化发展的道路更合适。然而,在今天一场演出中爆发的事件背后,我看到了像易俗社这样的传统公司简单的一刀切思维和冷漠的“服务”意识。

“水能载舟,但也能覆舟”。虽然观众不敢说自己是易俗社的衣食父母,作为歌剧和文化外衣的传道者,我希望这样的组织能够积极提升“服务市场”的意识,敢于突破“一刀切”的思维模式,使文化传承和发展的基石更加宽广和重要。

作者:青云

Xi市民

格式设计:家庭蛋糕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俱乐部

彩票开户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 上海快3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diskjokke.com 榄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