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一则大消息!影响4万亿基金到底咋回事?

发稿时间:2019-10-24 07:25:31 来源:匿名

财政部的一份新闻报道影响了4万亿政府主导的基金,一级市场融资渠道可能会再次收紧。

近日,财政部在回应全国政协委员张进建议的信函中指出,财政部将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认真考虑,适当增加设立政府投资基金的权限,严格控制基金设立,完善资金统筹协调机制,促进资金分配适度集中。

虽然这一措施有利于提高政府引导资金的效率,但也意味着机构筹集政府引导资金更加困难。这对已经很难筹集资金的一级市场来说更糟糕。

财政部考虑适当征收

政府投资基金的设立权限

今年3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进(Zhang Jin)提交了一份关于提高政府投资资金集中度、更好发挥其导向作用的提案。

张进在提案中指出,过去几年,政府引导资金遍地开花,但在总量和规模全面井喷的背后,政府投资基金的政策目标往往与市场需求脱节,一些基金陷入“无法筹集资金、无法投资”的困境。

财政部在《财政部关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1891号议案(财税第168号)的复函》中作了答复。

首先,关于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促进资金分配适度集中的问题,财政部表示,在实际工作中,明确要求各级财政部门要结合政策目标、资金总需求、资金承受能力等因素,严格控制资金数量。,并清理已建立的基金,以防止重复。

在修订《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时,要认真考虑适当征集政府投资基金设立权限,严格控制基金设立,完善基金统筹协调机制,促进基金分配适度集中。

第二,关于避免“撒播辣椒,集中资源,加强协调,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的问题,财政部表示,将推动各级政府投资资金加强统筹合作,发挥政策导向作用,帮扶优扶强,促进产业链协调发展,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业集中度,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第三,关于建立基于长期目标的绩效考核体系,财政部表示,近年来,各级政府投资基金加快了绩效考核体系的建设。在此基础上,政府投资基金绩效评估的范围不断扩大,逐步实现中央政府投资基金绩效评估的全覆盖。

下一步,结合研究成果完善相关制度,建立符合政府投资基金特点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兼顾政策目标和经济效益,实施基金整体绩效管理,加强绩效评价结果的应用。

深圳第一把“动刀”

收回140多亿政府指导的资金

政府已经为引导该基金“使用剑”开了先例。

一个月前,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和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圳风险投资)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公布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算子基金和减持子基金名单的通知》。

根据通知,清理了25个次级基金,缩减了12个次级基金,收回了140多亿政府指导的基金。这是深圳市政府首次引导基金公开子基金清算,在全国也是一个先例。

此后,深圳风险投资公司回应称,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这是首次集中公布这一情况。清理的目的是确认早期的日常清理工作,并宣布清理的原则和标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投资和投资进度;收回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有效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深圳指导基金总经理姜育才表示,lp与gp之间是一种基于完全信任的完全授权,“信守承诺”是gp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深圳市政府基金此次提取140亿元承诺出资是对到期未能履行出资协议的子基金的清理,是对本合同精神的全面履行。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该基金经理,深圳此前曾指导过该基金的清理工作,财政部的声明发出了一个信号,即资金越来越难获得。

一般来说,政府引导基金只占基金投资的一小部分。gp还需要筹集更多面向市场的资金。深圳的一名风险投资家表示,如果像财政部所说的那样,设立政府主导基金的门槛将会提高,相应的数量将会减少,这意味着机构筹集资金将会更加困难。

很难持续筹集资金。

政府引导资金等国有资产成为主力军。

在新的资本管制条例出台后,紧缩的货币供应和经济周期的下行,迎来了资本在一级市场的严冬。前几年热钱激增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自2018年以来,融资困难已成为常态。筹集的资金数额和规模继续下降,目前的情况没有改善。投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vc/pe基金募集数量同比下降51.69%,总规模下降30.17%。

这是在2018年融资基础上的又一次减半。根据筹集的资金规模,2019年上半年国内风险投资机构筹集的资金不到两年前的四分之一。

由于银行对一级市场的贡献有限,许多面向市场的母公司基金被切断了资金来源。近年来,国有资产在一级市场中的比重逐渐增加,中央到地方政府主导的资金是主要力量。

上述风险资本家表示,政府引导的资金收紧对总部机构和小型机构影响不大,主要是对中层机构。“真正的一把手组织不缺钱。政府引导基金更加面向行业的中上游。更高的门槛将导致适者生存。从长远来看,2008年该行业的两极分化将更加明显。”

北京一家母公司的合伙人表示,政府主导基金的调整也是不可避免的。2014年前后,大量政府主导的基金现已达到退出的地步,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一方面,最好是发挥引导作用,引导资金流向国家支持的实体经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优化投资决策,提高资本利用效率和流动性。

一些行业研究人员还表示,目前,财政部的声明尚未形成政策法规。最终监管是否会出台相应的政策取决于后续情况。在政策和细则出台之前,很难确定对行业的影响。

本文来源于中国基金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diskjokke.com 榄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